背景知識增值-含麻黃中藥方劑會影響禁藥尿檢嗎?

作者:林舜穀 (Shun-Ku Lin, MD)

運動禁藥是所有運動員的噩夢,不管是比賽中還是平時,只要被驗出使用禁藥,幾乎就代表著運動生涯與榮耀的結束。世界反禁藥機構 (World Anti-Doping Agency, WADA)有明文訂定的禁藥清單與檢驗方法,其中明確禁止麻黃鹼(ephedrine)。
當然不會有運動員主動去服用麻黃鹼,但是在中藥裏有許多含有麻黃的方劑,只要運動員有看中醫服中藥難免會吃到,如果服用這些了含有麻黃的方劑,尿液檢查會不會檢驗出麻黃鹼?會不會因而被認為使用禁藥?
麻黃是中醫治療感冒與呼吸道疾病的常用藥物,治療喘氣、咳嗽、鼻塞等多種呼吸道症狀,特別是過敏性鼻炎、氣喘等疾病的治療,幾乎都會用到含有麻黃的方劑。而這兩種疾病在台灣青少年又很常見,許多年輕運動員也都會接受中醫的治療。
這篇文章整理了國立體育大學競技學院長 詹貴惠教授 的兩篇研究,發表在分析毒理學雜誌(Journal of Analytical Toxicology, Impact Factor: 2.322),探討服用中藥複方葛根湯與小青龍湯後,尿液中麻黃鹼的濃度變化。

研究設計

研究者共徵求了六位健康的成年人,單次服藥試驗是在服用 2.5 公克葛根湯或小青龍湯濃縮中藥,多次服藥試驗則是服用一天三次、連續三天,每次 2.5 克。兩組都同樣進行了 48 小時的尿液蒐集,並分別測量不同時段內的麻黃鹼 (ephedrine)、偽麻黃鹼 (pseudoephedrine)、去甲基麻黃鹼 (norephedrine)、去甲基偽麻黃鹼 (norpseudoephedrine) 等四種化合物濃度。

研究結果

研究顯示單次服用葛根湯 2.5 克濃縮中藥後,麻黃鹼的尿液中濃度最高峰為 4.35 ± 1.82 μg/mL,低於世界反禁藥機構 10 μg/mL的限制。但是多次服用葛根湯組的最高濃度則到達 39.03 μg/mL,已經超過標準。
不同化合物尿中濃度的半衰期不同,麻黃鹼為 5.2 ± 1.2 小時,去甲基麻黃鹼 (norephedrine)為4.2 ±1.3 小時, 偽麻黃鹼 (pseudoephedrine)為 4.2 ± 0.9小時,去甲基偽麻黃鹼 (norpseudoephedrine) 則是 6.5 ± 2.8小時。

單次服用 2.5 克小青龍湯後,麻黃鹼的尿液中濃度最高峰為 3.88 ± 1.87 μg/mL,低於世界反禁藥機構 10μg/mL的限制。但是多次服用小青龍湯後,尿液中最高濃度則到達 13.7 μg/mL,已經超過標準。

不同化合物尿中濃度的半衰期不同,麻黃鹼為 5.3 ± 1.2 小時,去甲基麻黃鹼 (norephedrine)為 4.9 ± 0.9 小時, 偽麻黃鹼 (pseudoephedrine)為 4.4 ± 1.0小時,去甲基偽麻黃鹼 (norpseudoephedrine) 則是 5.4 ± 1.8 h 小時,大部分的麻黃鹼都會在 24 小時內排出。

總結
綜合兩篇研究顯示,含有麻黃的中藥方劑單次服用,並不會導致尿液中麻黃鹼超過禁藥標準。但是一天服用三次,連續三天服用後,尿液檢驗就已經超過標準。如果要接受中醫治療,一定要找專業的中醫師,並且預先告知運動員的身分及對於參與比賽的規劃,以期醫師可以進一步調整方劑用藥,避免誤觸禁令。

 

English word bank

尿檢 urine routine

使用禁藥 doping

運動生涯 sport career/life

榮耀 glory;hornor

呼吸道疾病 respiratory disease

過敏性鼻炎 allergic rhinitis

氣喘 asthma

一天三次 three times a day

測量 measure

化合物 compound

 

Sample sentence

過敏性鼻炎及氣喘這兩種疾病在台灣青少年中很常見,許多年輕運動員也會接受中醫的治療。

Allergic rhinitis and asthma are common among teenagers in Taiwan, and many young athletes receive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大部分的麻黃鹼都會在24小時內排出。

Most of the ephedrine will be excreted within 24 hours.

充分告知中醫師患者運動員的身份及參與比賽的規劃,可使醫師準確調整用藥,以避免誤觸禁令。

Fully informing the medicine practitioner of the patient’s identity as an athlete and the rules of the competition will help the doctor accurately adjust the prescription and avoid the use of banned drugs.

 

原始論文

1. Chan KH, Pan RN, Hsu MC, Hsu KF.Urinary elimination of ephedrines following administr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eparation Kakkon-to.J Anal Toxicol.2008 Nov-Dec;32(9):763-7.

2. Chan KH, Hsu MC, Chen FA, Hsu KF.Elimination of ephedrines in urine following administration of a Sho-seiryu-to preparation.J Anal Toxicol. 2009 Apr;33(3):162-6.

本文內容轉載自林舜穀中醫師部落格-中醫治療癌症有效果嗎?

http://shunkulin.blogspot.tw/

Tagged

發表迴響